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 西班牙作家:想告诉中国朋友 分裂没浪漫惟有痛苦

西班牙作家:想告诉中国朋友 分裂没浪漫惟有痛苦

2017-12-25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很多人忽略了一个问题,发生在世界各国的分裂主义运动,是带来耀眼的未来还是毁灭性的破坏?通常情况下,人们的期望总是受到分裂运动领导的浪漫乐观主义影响,认为其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破坏不大。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是一…

很多人忽略了一个问题,发生在世界各国的分裂主义运动,是带来耀眼的未来还是毁灭性的破坏?通常情况下,人们的期望总是受到分裂运动领导的浪漫乐观主义影响,认为其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破坏不大。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中国读者可以从中得出自己的结论。

几天前,主张独立的政党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选举中赢得占绝对多数的席位,那些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民众再一次举行庆祝。

很多人忽略了一个问题,发生在世界各国的分裂主义运动,是带来耀眼的未来还是毁灭性的破坏?通常情况下,人们的期望总是受到分裂运动领导的浪漫乐观主义影响,认为其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破坏不大。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中国读者可以从中得出自己的结论。

这是一个白日梦

我认为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成功的唯一途径是成为欧盟的一部分,而根据欧盟的法律这是不可能的。在21世纪的今天,欧洲某地区脱离欧盟独立生存只是个白日梦。欧盟成员之间的领土关系超越了简单的公式,它们是生存的问题。世界是两极分化的,就像小金鱼和食人鱼共存于一个水族馆里。面对激烈的经济竞争,幻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生存只会是个悲剧。以伦敦金融城的工作人员为例,因为英国脱欧至少有十万个岗位摇摇欲坠。而这对英国来说,只是灾难的开始。

加泰罗尼亚发生的事情须在经济高速增长和预算严重不足的混合背景下理解。

受益于旅游业的巨大成绩,大规模的出口量,南欧工业中心及对前沿研究的持续投资,加泰罗尼亚地区是西班牙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另一方面,加泰的公共债务从字面上看也是无法偿还的。加泰人须偿还巨额债务,并且从初夏起还在不断增加,同时我们的财富已经消失。因为西班牙中央政府每年拨给加泰地方政府的资金很少,加泰地方政府须自筹资金来建设加泰。但面对经济学家们对分裂主义破坏性影响的不断提醒,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只是耸耸肩然后就断言那是错误的。

鉴于这种情况,分裂运动失败后加泰地区怎么样?我们的现状在现代欧洲几乎没有先例。加泰罗尼亚有几个有利条件:首先,从中世纪起加泰地区底层与法国密切的商业联系;其次,很早就接受现代思想,这些思想后来是欧盟的基础思想之一。

但加泰资产阶级关于中欧国家的浪漫主义幻想和中欧国家对其的印象完全相悖。只要看看但丁的《神曲》,在13世纪时加泰人已有了贪婪和不坚定的名声。但丁在其不朽作品《天堂》中写道:“如果我的兄弟能预见到这一点,他将会避开贫穷的加泰人以免受到伤害。”

事情变得更糟糕

所以,现在的情况太复杂了。加泰罗尼亚想通过独立得到什么?它又得到了什么?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分裂派的政客们向人们描述建立“小国”的美好前景,但大部分加泰人并不赞同这一观点。这些年来,分裂主义就算在最鼎盛时期也没得到一半加泰选民的支持。它在年轻人中颇具吸引力,但在成年人中,其影响力明显下降。而在分裂运动失败后,其主要领导人或出逃或被捕,分裂派分崩离析。加泰前自治区主席普伊格蒙特逃到比利时,成为西班牙的逃犯;他的顾问们在监狱里;已经解散的分裂党派的伙伴,在本月的选举中各自争取着分裂派的选民。因此分裂主义并没有团结加泰地区,而是使其更加分裂。

从经济角度来看,情况更糟。面对分裂运动的风险,大公司匆匆逃离加泰罗尼亚。首先是银行,其次是各大公司。方式很简单:如果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那么加泰地区的银行将失去欧盟基金的保护,所以银行客户取出存于加泰银行的现金再存入欧洲的其他银行,因此加泰地区的银行将总部迁到属于欧盟的城市以保证其业务的正常运行。

这种情况似乎让分裂政党感到意外。分裂派负责经济的前加泰罗尼亚大区副主席洪克拉斯先生断定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但事实却是因为分裂运动,2000多家重要企业一阵风地从加泰地区搬迁到西班牙其他地区。更不要说迁出的公司即将在加泰大量裁员。说实话,那些不得不放弃加泰的大公司也为此损失了一大笔财富。

怎么看待这种情况呢?前面所提到的洪克拉斯先生声称走的只是少数,大部分公司留下来了。如果只看表面数字的话,他所说不无道理。但问题是,加泰人不得不面临上市大公司撤离的损失。试想下,你有九个葡萄和一个西瓜。丢掉了西瓜,你说还有九个葡萄,没什么变化。这非常可笑!

我们知道,从中期来看,已撤走的公司是不会回来的。这就意味着分裂派的冒险后果也将由我们的孩子来承担。不幸的是事情会变得更糟,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的省会,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曾是英国脱欧后,欧洲药品管理局从伦敦迁址的热门选择之一,而该机构的迁入将会给巴塞罗那带来更大的繁荣。从数千个直接工作岗位的提供,到成为欧盟最重要组织之一的总部,再加上各种医疗会议给城市带来的益处,巴塞市政府将会有大笔资金投入社会开支。

但由于分裂运动,我们被淘汰出局,阿姆斯特丹赢得了这一机会。而分裂主义的政客们认为他们的行为对此事毫无影响。试问下中国的读者,如果你们是欧洲药品管理局新址的投票者,你们会选择一个闹独立的城市吗?

看到了关于分裂运动的社会和经济的后果,那政治上呢?分裂派领导人曾许诺加泰人绝对的自治及更多的权利,但分裂的结果是现在我们由中央政府接管,分裂派领导人或在逃或入狱或被重罚。在政府决策方面,我们面临的是倒退。

我想告诉中国读者朋友们,我不认为加泰人生活比以前更好。如果你们问在加泰生活的中国朋友,他们会说这片美丽的土地已经厌倦每天层出不穷的事件。

(作者是居住在加泰罗尼亚的西班牙作家,本文由刘梅翻译)

上一篇:国产两栖大飞机首飞成功 印网友:没对比就没伤害

下一篇:小学教师校内抓捏猥亵女生 一审判4年二审改6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