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养生 > 我和公婆的“养老大战”

我和公婆的“养老大战”

2019-01-17 来源:一朝一夕谈感情  浏览:    关键词:养老,两性

去年初冬时节,公公和婆婆从乡下风尘仆仆地来到我家。

我每天好吃好喝地侍奉,公公和婆婆住了半个月,也不见回老家的迹象。

在我的授意下,老公问他妈:“妈,你和爸什么时分回去,我开车送你们。

”婆婆清清嗓子说:“我们这次来了就不走了,在你这儿养老。

”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关切地问:“家里的生意呢?”公公慢条斯理地说:“我和你妈把货都处置了,这营生早出晚归,我们这两把老骨头做不动了。

”公公婆婆从年轻的时分就四处赶集卖布,这生意做了少说有二三十年了,难道说不做就不做了?公公婆婆六十刚出头,和同龄老人相比,他们体魄强壮,退休还为时兴早。

有了女儿后,我不时在家做全职妈妈。

公公婆婆没来之前,我的日子过得很自由,每天送走老公和女儿,就逛逛街,做做美容,到了饭点就煎炸烹炒,布置一家三口的饭菜。

公公婆婆来了,我如临大敌,每天早晨,老公上班,女儿上学,家里就剩下我和公公婆婆大眼瞪小眼。

我劝他们到楼下和小区里的老人聊聊天,婆婆说:“城里人都说普通话,咱听不懂,咱说家乡话,人家也听不懂,压根儿没有共同言语。

”我每天要收拾家务,洗衣做饭,婆婆冷眼旁观,历来不会搭把手。

我买件衣服,买套化装品,婆婆责怪我花钱如流水,不知道心疼她儿子赚钱辛劳。

这老两口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比我老公和女儿还难服侍。

我烧的饭菜丰厚一些,婆婆说我不会过日子,不会节俭持家;我烧的饭菜简单一些,婆婆说我不够孝敬。

公公婆婆不时在乡村,跟我们的生活习气也不一样。

家里人一多,四处充溢着一股奇特的滋味。

我一天打扫N遍,开窗透风,喷空气清新剂都不论事。

以前两家人住得远,一年见不了几次面,我和婆婆倒也客客气气,相互尊重。

眼下,住在同一屋檐下,小隔阂小矛盾层出不穷,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我让老公做做他爸妈的工作,把他爸妈送回老家。

老公乐颠颠地去了,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我问他磋商的结果,他背对着我一句话都不说。

我就知道没戏了,婆婆一向是个伶牙俐齿的人,嘴笨口拙的老公怎样说得过她?不大一会儿,就听见另一间卧室里传来婆婆的高声诅咒:“你养得起老婆,养得起女儿,养不起爹妈,我养你这么个不孝子有什么用?”公公劝她:“你哭天抹泪地干吗?这又不是在我们老家,影响邻居休息。

”“这就是我的家,我儿子的家就是我的家,谁敢说不是,我跟她拼命。

”婆婆的嗓门儿一声比一声高。

我心知肚明,婆婆这是指桑骂槐,说给我听。

我流了一夜的眼泪,心里越想越冤枉。

当初我和老公结婚的时分,婆家一分钱彩礼没给,婚房、家具、电器都是我和老公置办的,婆家一分钱没补贴我们。

有了女儿后,公公和婆婆借口家里生意忙离不开人,没帮我带过一天孩子。

这会儿老两口跑到我家来养老,还嫌我不赚钱,给我脸色看。

我向要好的闺密吐槽,闺密帮理不帮亲:“你婆婆说得也没错,乡下老人都有养儿防老的打算,他们投靠儿子是早晚的事,我看你还是出来找份事做,别成天闷在家里,成天纠结这些婆婆妈妈的琐事。

”我早就有重出江湖的想法,只是不时以来为了照顾年幼的女儿,不得已才在家做全职主妇。

女儿曾经慢慢顺应了幼儿园的生活,我的确没有理由在家里混沌度日。

在闺密的举荐下,我加盟了一家保健品的直销品牌做业务。

这个行业入行门槛低,很合适我这样没有高学历,工作阅历缺乏的女性。

重回职场后,我的生活一下子丰厚起来。

我每天早晨送完女儿,便去公司报到,中午在公司吃盒饭,晚上才回到家里。

如一只逃出牢笼的小鸟,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每天的工作日程除了访问客户,就是熟习产品,闲暇时和同事聊聊天、聚聚餐。

外面的世界是百八十平方米的小家不能比的广大自由,前几年我在家做全职主妇,和外界的联络少了,和闺密、同窗也没有了共同话题。

新工作重生活,让我重新回到了“人世”。

公司组织员工去外地培训,参与拓展訓练,我当心翼翼地和婆婆说起,省事她帮我带几天女儿。

婆婆居然二话没说就允许了,这的确出乎我的预料。

随着我业务的熟练,工作的忙碌,公公接过了接送孙女上学放学的任务,婆婆接过了煮饭烧菜的工作。

我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不再工作家庭两头忙活,我与公婆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再日日针尖对麦芒。

我和老公说:“爸妈愿意待在城里,就待在城里吧,不论从道义上还是感情上,我们都应该赡养他们。

”老公见我如此深明大义,抱住我狠狠地亲了两口:“我们家只需我和妹妹两个孩子,说实话,以前爸妈在老家做生意,我很不放心,他们年岁大了,还这么辛劳。

我心里很愧疚,可我又怕把他们接来城里,你和他们处不来,影响了咱俩的感情。

”我诧异地说:“这些事你以前怎样不和我说,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当心眼,不讲理?”老公不好意义地说:“我哪儿敢呀,你都不愿意和我回老家过年,我哪儿敢跟你说这些!”想想也是,一年到头,除了春节回婆家待两天,平常我最懒得回婆家。

婆婆久居乡下,多年媳妇熬成婆,喜欢摆谱,在我面前总拿家长的架子。

我做什么事,她都在一旁指手画脚,一听她说教,我心里就憋火,头就大,可是老人哪个不喜欢唠叨几句,即便自己的亲妈不也啰里啰嗦,管东管西。

公公和婆婆在我们家就这样住了下来,转眼间到了草长莺飞的春天。

婆婆和我们磋商:“我和你爸在家闲着不得劲儿,你们看看能不能给我们在城里找份工作?”我和老公对望了一眼,这又是闹哪一出?公公大大咧咧地说:“我去给人家看大门,我们小区的保安比我岁数还大。

”老公给他爸泼冷水:“爸,小区的保安大爷是开发商的亲戚,往常各家公司招保安也要看年龄,看身体状况呢!”婆婆兴高采烈地说:“我去做家政,你们觉得怎样样?”我“扑哧”笑了:“妈,你别开玩笑了,给人家做保洁、带孩子有工作时间限制,雇主都有一大堆条条框框,你是自由惯了的人,受人家管制,哪儿受得了?”婆婆胸有成竹地说:“我看那活儿没啥,不就是洗衣做饭带孩子嘛,我又不是没干过。

”我劝他们去学学打太极,跳广场舞。

婆婆不好意义地说:“那玩意儿一时半会儿学不会,跳得不伦不类的,俺可丢不起那人。

”我安慰婆婆:“妈,我陪你去。

”从那以后,只需晚上有时间,我就陪婆婆去社区广场跳舞,慢慢地,婆婆放开了,居然学得有模有样,比我进步都快。

我还做主给公公婆婆报了当地晚报兴办的老年俱乐部,在里面不但能够学到不少才艺,还能够认识很多同龄人。

我终于胜利转移了公公婆婆对找工作的留意力,可是他们还是想起来就问我和老公找工作的事。

我心想真要给公公婆婆找到适合的工作,就算公公和婆婆同意,我老公也不会同意。

哪个当儿子的舍得让自己年过花甲的父母去给他人打工?可我慢慢地发现,公公婆婆素日里老闲着,居然闲出“病”来了,公公老说腰疼,婆婆老说失眠,我带他们去医院检查,又检查不出什么缺陷。

大夫通知我,老人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

我们家寓居的小辨别一二三期,三期工程竣工后,沿街有不少商铺闲置着。

我来来回回研讨了半天,发现店铺美不胜收,又似乎少点儿什么。

我和老公磋商:“要不,咱给爸妈在我们小区开个店。

”老公问:“这主见是好,关键是开什么店呢?餐饮、服装,还是网吧?似乎都不合适老人。

”我心血来潮:“就做爸妈的成本行,开家床上用品店。

”我们和公公婆婆一说,两位老人立刻眉开眼笑:“好,好,就开家床上用品店,边卖布料边加工。

”我和老公要出开店的本钱,公公和婆婆说啥都不同意,婆婆说:“我和你爸这些年做生意攒的有积存,这些日子在你们家白吃白住,我们怎样还能用你们的钱呢?”老公揶揄他妈:“你不是说,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吗?”我随声附和:“妈,你们的积存留着养老,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分那么清干吗!”老公找物业租店铺,找装饰公司装修,我陪公公和婆婆到布匹批发市场选布料。

公公想得还蛮大,要进窗帘布加工窗帘。

我坦率地劝他:“爸,做窗帘需求上门丈量,上门装置,您年岁大了,爬上爬下的磕着碰着就不划算了,咱不做这项业务。

”听了我一番合情合理的剖析,公公不住地点头:“还是你心细,思索周全。

”在一家人的张罗下,公公和婆婆的床上用品店开业了。

店面是二层楼,楼上住人,楼下开店,公公婆婆执意搬到店里去住。

婆婆开玩笑说:“我和你爸要过过两人世界,把小天地还给你们,我们坚持‘一碗汤’的距离,挺好!”我和老公忍俊不由,難得两位老人如此豁达。

公公婆婆的手艺好,小区里的邻居们都夸他们“活儿好”,在我们家店里做的四件套、沙发套比市面上卖的还精致。

店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我们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一家人过日子过的就是个心气儿,家人同心,其利断金,我往常真想感激公公婆婆坚持来城里养老,让我们家的每个成员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