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幼教 > 退费未决却再收费 青苗国际双语学校争议不断

退费未决却再收费 青苗国际双语学校争议不断

2020-06-28 来源:新浪网  浏览:    关键词:

退费未决却再收费 国际学校争议不断_

每年的五六月,暑假开始前,都是民办私立学校收取下学期(年)学费的时候,对于王晴(化名)来说,她还在抗拒。

“上学期的事情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又催缴下学年学费了?”日前,青苗国际双语学校北京阳光上东校区的学生家长王晴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称,她孩子所在的学校之前给的说法是4月13日以前的网课是免费的,但后来学校推翻了这一说法,要按照教学进度是否完成作为退费的条件,再后来学校又将退费变为下学年缴费的优惠政策,但优惠比例并不高。

公开资料显示,青苗国际双语学校创办于1998年,是国内第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国际双语教育品牌,也是北京知名的国际学校之一。截至目前,青苗国际双语学校在全国共有7家直营学校。

记者注意到,近段时间以来,多所国际学校陷入退费争议的旋涡之中。除了青苗国际双语学校外,北京乐成国际学校、北京朝阳凯文国际学校等多家国际学校陷入退费争议之中。在家长们看来,有退费诉求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疫情期间学校提供的网课与高昂的学费不成正比。

一边是要求退费的家长,一边是国际学校高昂的运营成本。国际学校产生退费争议不断的背后是因疫情而带来的损失谁来承担。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家长对学校教育教学质量不满意也可以理解,但疫情确实属于不可抗力,双方更需要积极主动协商,寻找解决方案,与此同时,学校应进一步做好教育教学安排,想方设法做好服务工作。

“因为疫情,2月10日至4月12日这段时间的网课是免费的,也就是说未正式开学,所有的费用都是未产生的状态。但后来学校否认了之前的说法,学校方面认为,要按教学进度是否完成了,假设课程有10个单元,我把这10个单元全部推进网课就算完成教学了。”王晴对记者表示,在5月末的时候,学校发出下学年缴费的通知,但家长们觉得,上学期退费的事情还没搞明白,怎么又缴下学年的学费了?

据王晴介绍,她的孩子在青苗国际双语学校读小学,一年学费23.8万元。之所以希望学校退相应的学费,是因为网课质量与高昂的学费完全不对等。

她告诉记者,在学校,孩子一天有7节课,除了一堂语文课之外,其他课程全是采取外语教学;但是在疫情期间居家上网课,每天只有60分钟的教学时间,其中20分钟为英语学习。“在上课的过程中,还出现老师连不上网,20分钟的一节课,15分钟就结束,这种事情也是常有的。”

“学校知道教学质量不好,学生完成作业数量和质量都不佳,家长反馈应该增加上课时间,但学校发了这个缴费通知后,低年级英语上课时间反而从周一到周四的30分钟减少到20分钟了。”王晴说,之所以选择国际学校,就是想让孩子从小打下英语基础,但学校网课教学质量不仅难以让人满意,学习效果也比较差。此外,每天只有20分钟,而且老师基本不讲课,就是在解释当天留的作业是什么,孩子听明白作业是什么后,全靠家长讲解,然后才能完成作业。

对于家长因对教学质量不满意而产生的退费诉求,记者联系青苗国际双语学校,其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从长远角度来看,网课一定是直面未来的教学模式。“只不过因为疫情,让我们提前接受了这种学习方式。虽然难度重重,但我们相信,无论对于老师还是学生,都是一种全新的挑战和机会。”

“在面对新事物的过程中,希望我们可以用更积极的态度来看待网课,虽然比起传统的学校教育,学习效率暂时降低了,但从长远的角度看,网课却能给予孩子们更多独立成长的空间,引导和帮助学生不断提升自我管理的能力,使学生成为更加自信的独立学习者。”上述负责人说。

从事国际教育工作多年的行业资深人士刘清瑜(化名)对记者表示,家长要求退还一定比例的学费和学校要求缴纳下学期(下学年)的续费是两个事情,因为按照国际学校正常的流程,学期末是缴纳下学期(下学年)学费的时候。关于退费,家长的诉求可以理解,对于学校来说,在按照相关要求开学以后,线下课上了多长时间,能够折合成多少个教学周,占教学时长的比例是可以算出来的。

在建业教育集团CMO吴峥看来,家长要求退费、学校不愿退费的问题很好理解,即家长觉得孩子没去学校上学,学校提供的服务不完整,而学校觉得其运营成本并没有降低。

“家长觉得孩子在家上网课,得到的教学服务与较高的学费是不匹配的;与之相对应的是,国际学校作为民办学校,经营压力很大,比如老师虽然没有线下上课,但有线上上课,其工资也是需要支付的。也就是说,虽然停课不停学,学校的运营成本一直在支出,没有降低。”吴峥说,解决这一问题还需要家长和学校共同协商找到解决方案。

事实上,不仅青苗国际双语学校陷入退费争议旋涡之中,近段时间以来,北京乐城国际学校、北京朝阳凯文国际学校、南京贝赛思国际学校,以及多家国际幼儿园均传出退费争端。而疫情这个不可抗力因素也成了多数学校不退费的理由。

记者注意到,目前对于国际学校是否应该退费,尚未有明确的政策出台,一些国际学校仅表示不涨下学期的学费、利用假期免费补课等。例如,凯文教育旗下的北京朝阳凯文国际学校官网显示,学校承诺新学年不涨学费;继续提供多子女学费折扣;周六和暑期提供免费自选课程。但未提及已交学费的退还事宜。

记者了解到,目前青苗国际双语学校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愿意继续在青苗国际学校上学的学生按照不同年级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也就是将2019/2020学年第二学期学费按照一定比例转入2020/2021学年。其中,学前班为30%,1~3年级为20%,4~11年级从10%到8%不等。

不过,家长对青苗国际学校给出的方案并不完全认同。王晴告诉记者,部分家长对于学校给出的方案并不满意,因为青苗国际学校不仅不提退费的事情,给出的优惠比例也比较低,且只有在6月30日之前交学费才享有优惠。

国际学校运营挑战仍存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自2015年起,中国国际学校数量大幅度增长,目前,中国国际化学校数量远超千所,市场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根据国际学校多边服务平台新学说发布的《2019年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显示,2012年~2019年,每年全国新增加的国际学校超过40所。从地域分布来看,国际学校仍然聚集在一线城市。按省份比较,广东的国际学校数量位居首位。

在办学类型上,集团化办学成为推动国际学校发展的重要力量。比如枫叶教育(01317.HK)、上海外国语教育集团等老牌教育集团利用品牌优势,进行轻资产输出。还有一些跨界而来的金融、地产等企业也纷纷进入国际学校市场。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通过收购或入股海外教育品牌,打通国际学校上下游产业链成为不少国际教育集团热衷的发展方式。

然而,2020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蓬勃发展的国际学校市场面临着种种挑战。受疫情影响,线下课程都被迫暂停,众多国际学校除了要解决频频发生的退费争议之外,还面临着巨大的运营成本压力。这些压力直接反映在以国际学校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的业绩上。

根据凯文教育(002659.SZ)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8193.76万元,同比增长仅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96.54万元,同比收窄18.7%。虽然亏损有所收窄,但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868.31万元,同比下降21.06%。

另一家在港股上市的以国际学校为主营业务的枫叶教育发布的截至2020年2月29日6个月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增长6.37%,为7.92亿元,同期净利润为2.75亿元,同比下滑9.6%。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国际学校虽然线下课暂停,但其面临着支付教师工资、对学校教学设备进行维护等方面的支出。

刘清瑜表示,国际学校运营的利润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学费是学校收费的一部分,另外,校车费、餐费、住宿费等也是学校收入的一部分。因为疫情,围绕学校教育教学延伸出来的一些服务收费项目没有进行,这些收入是没有的,但相关服务和配套设施的人都是存在的,比如运营维护、设备维护等方面的成本,学校还需要继续支出。

吴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类似看法。吴峥表示,教师等人员成本是国际学校最重要的运营支出,虽然停课不停学,但学校的运营一直在支出,并不是说随着学生不到校上课,学校就没有需要支出的费用了。另一方面,疫情期间,国际学校还要应对教师流失的挑战,解决如何留住教师,尤其是外教,因为如果辞退,等开学时就不一定能够招到合适的老师。

吴峥认为,现在国际学校面临的最大问题有两个:一是短期看因为疫情,以及国外社会动荡的环境等因素影响,学生出不去,那么接下来还要不要出国读书,家长是很焦虑的;二是长期看家长预期的变化,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主要留学地之一的美国陷入动荡,还要不要送孩子出国读书,这些都将影响国际学校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招生。

在记者采访中,多位国际教育的从业者对记者表示,短期来看,疫情会给国际学校的发展降温,对短期需求产生了一定的抑制,但从长期来看,国际学校依然有很大市场,处于增量竞争阶段。“国际教育本身就是公办教育的一种补充,来满足家长想得到差异化服务的需求,但未来以留学为主的国际学校人数不会再出现前10年那种爆发式的增长。”谈及疫情对国际学校市场发展的影响时,吴峥说。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